王青衣讨好似地笑笑,“那事我一个人去干就得了,叫上你不方便。”

“讨厌。”兰静被他逗笑了,“说,你现在在那里鬼混,这么多天也不知道你在那里,你不知道人家挺着急的吗?”

“还没有太着急,如果是真着急,早就到街头去我了,还会在家守株待我。”稍说了几句话,王青衣小心地说,“你晚上有空吗?”

兰静报复似地喊:“我要说没有空哪?”

“得了,我的姑奶奶,你就别耍你的小姐脾气了,算我错了还不成吗?”

“哎,什么叫算你错了,你这种态度就不对。”兰静不依不饶地说。

“是,我错了好吧。那你就快出来吧,我在家等你。”

“哎,是你错了,你还要选地方,还要我去找你,好象是我去找你赔不是去了。”

她在电话里撒着娇,“今天我得让你来找我,地方得由我定。”

“好好,我就听你的,去那里?”王青衣无奈地低语。

“这还差不多,不过我得想想,呵,咱们去那个处女酒吧,怎么样?”兰静怪笑着,心想,我还把你摆不平。

王青衣吱吾了半天,才说:“那里可是要由你付帐的,听说男人进去只要半价?”

“那当然。不过还有条规定,那里的男人不能单独进去,必须由女孩子带进去。好了,晚上九点,在门口等我呀。”

王青衣把电话放下,发了阵子呆,就发动摩托车向那酒吧走去。从那天他回来后,他觉得自己忽然走到了一个新的路口。有许多事情他一直放在心里,没有敢想,甚至也没有想清过。他请了假,想让自己安静一下,他想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?能够去干什么?他想,这些都是个问题。

他让自己彻底放松了十几天,那十几天里,他几乎忘了自己还是个军人,还是个手下有着一百多条汉子的一连之长。这种新生活对他来说,是全新的,也是一种很刺激的过程。他觉得一种新鲜扑面而来,他不懂的东西太多,而生活,如果说只有这一种生活方式的话,那他做为一个人还是不完整的。何况和平时期的军人更多的是一种摆设,或者说是一种风景。在一道风景里面寻找本身的优秀,那可能也仅仅只是一种风景的优秀。他同时也发现,军队已经象血液一样,溶入了他的身体。可是就让这种血液与其他的人产生新的共鸣吧。

只是他不知道如何才能走出自己的理想,如同钟主任说的,他没有权力离开自己的理想。可是如果理想也成为了一种新的阻力时,他该如何?

他想到了兰静,也许她会有办法。从认识她开始,他就小心地保护着自己的自尊,害怕受到伤害。他不允许兰静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