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小子的彬彬有礼让王青衣很生气,妈的,简直是性别岐视,这么个鬼地方,竟有这么多的奇怪规矩。他大喊,“这是个什么怪规矩,你们老板会不会做生意?”

“会做生意才有这么多让人奇怪的理由”兰静刚好看到这幕,她强忍住笑,过来挽住他的右臂,与那个服务生点点头,向里走去。

王青衣的内心波动不已。他边走边低声向兰静发着牢骚。“这样子的地方也可以发财?”

“年赢利四百万。还不算上交的税金。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会火了吧。”兰静平静地说。一边用眼睛寻找着自己的位子。

王青衣不解地看着她。

“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对这种怪规矩生气的人,才火起来的。我发现你们男人挺容易生气的,这不过是人家做生意时使用的一招儿,你们也爱当真。”兰静带他来到一个很小的角落上,这儿的视野很好,但别人却看不清你。

王青衣觉得这地方果然挺不同凡响,他刚一坐下,就见一个服务生很认真地走过来,把一个单子递给他,说,你对男女平等有什么意见。他接过那个单子很认真地看着,那上面有十几道题,全是各种小问题,后面还有一个明确的选择式,并且说,如果不同意,那么你就无权在这里坐。王青衣想了半天,只好填上同意。他松了口气,没想到一个小酒吧竟有这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东西。他叹息着看在一边偷笑的兰静,说,“这个世界确实是,不是我不明白,而是变化快哪。”

兰静停住笑,“每个男人进来,都要经历这样一种例行的叹息,你知道谁最喜欢这样子了。”

王青衣不自然地,“肯定是你们这种女人了。”他接上刚才进门时兰静的问题。“我现在算想通了,这个开酒吧的女人肯定是个机会主义者,她竟会打着某种主义的旗子来挣钱,主义也是钱吗?”

“酒吧与主义无关,它可不管你的信仰你的政见与你的宗派,它只负责清理你的情绪。这个地方,不过是另外一种新人类所追求的方式而已。”兰静点上一支烟,用一双幽幽的眼睛看着她。那双小虎牙这会儿隐藏在了厚厚的嘴唇深处,很神秘。

王青衣最讨厌兰静抽烟了,一个女孩子抽什么烟哪.但今天不是他来指责兰静的时候,因为他要求兰静帮他。他自己也点上一支,有些伤感地叹息,“这儿太怪了,撂几年前,我连想也不敢想,我发现,我对生活懂得太少了。哎,兰静,你觉得一个人一辈子只干一件事,是不是有些太残酷了。”

兰静有些不习惯他这样直接叫她的名字,每次他都是叫她的小名小四,现在忽然听他这么一叫,她心里竟有些别扭。更让他别扭的是王青衣的感叹。他一进门就仔细地看着他。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