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静被王青衣的话给震荡着,她没想到王青衣历经这么一次小小的挫折,竟有这么多的想法。是呀,和平的年代太长久了,军人生活差不多完全融入了社会生活,军人差不多只剩下一种职业的意义。瞧睢,她生活中的军人们都几乎与周围的市民一样,朝九晚五的上下班,如果不是他们还有身军装在身上显示着与周围人的不同,你可能早就认为他们不是军人了。只是王青衣说要离开军队,让她有些吃惊。因为还就几十天前,他还是个狂热的职业军人的感觉。那天她在电话中问他那句话,也不过是好让他有点心理准备,可现在他很镇静地说出来了,并且把自己的选择说得那样轻描淡写,很显然,他的想法是对的。而且她感觉到,他在与你自己变话时,可能早已经决定了。她若有所思地看着王青衣,“你知道你将要离开的还有什么吗?”

“理想,”他低语。“可我想,只要不是离开你,何况,我对军队的义务已经尽到了,没有必要再在这里浪费自己,我想,也许我离开了,会更爱这支军队,因为我可能会用另外的一种成功来看待我离开的这种生活。”

兰静低头喝着咖啡,这种咖啡太苦,她光顾上听王青衣讲话了,竟忘了加糖。她往里边加上一块方糖,慢慢地搅着,象是搅着自已的心思。同时,心情竟莫名地忧郁起来,其实从内心里,她早就盼着他转业,可现在他忽然要回来了,她的心里竟若有所失似的。她在心底暗自问自己,我爱这个人什么哪?

王青衣好象没有察觉到兰静的变化,顾自沉浸在自己的感受中。“以后我们就可以时常在一起了。那会儿,你也不用说我不整天陪你了。”他爱怜地把手放在她的手上,象摸一段小小的莲藕。每次王青衣这样抚摸她时,她总是涌出种深深的爱意,可今天却很不同,她犹豫着,“你想过转业后,干什么吗?”

“暂时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来让我完成,我想先去炒几年股,等有了一定的资金,我可能会在信息方面做些事,我觉得信息产业最有可能出现四十岁不到的百万富翁与亿万富翁了。我还不到三十岁,我想我可以成功的。”

“一个百万富翁就可以让你放弃自己的理想?”兰静有些激动的低声嚷着。稍过片刻,她可能感到了自己的失态,掩饰地,“我是问你,你转业的事,谁同意你了?”

“这正是我找你的原因,你知道,象我这样的下级军官转业几乎太不可能。我们的那个钟主任已把口子给我堵死了。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。”王青衣一提到这,立即失去了刚才的激昂。他可怜地把眼睛望向兰静。

兰静把头扭过去,尽量和气地说:“老爸对我约法三章过,要我不要打着他的名义去办任何事,你这不是故意给我出难题吗?”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