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、草一根根的立起来……

那匹马象是在轻松的散步,它可真是一匹好的走马,它轻盈的样子很象一首诗,但更象诗的是……哦,一位穿红衣的少女,那匹马与一个穿得全身都是艳红的少女,走在早晨的草原上,难怪那匹马受到了惊吓。成天有些不舒服地看着那个策马的少女,那个女孩子头上蒙了一层面纱,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。那个女孩子好象还在哼着一首小歌,她似乎早晨出来就为了唱歌似的,不过那歌儿可真好听,他听出来了,那是一首“拉易”。“拉易”在草原上就是情歌,她的歌儿唱得可真动听,那个女孩子好象根本就有看见他似的,擦过成天的身边向前面驰去,成天回过头,只听见了一阵好听的歌儿,那女孩子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背影。他的眼睛追着那个女孩子的背影,想,这个女孩子的背影可真好看呀,可是她为什么不把她的面纱揭开呢?在这样的早晨他觉得自己遇到的事情真是太多了,他忽然感到自己饿极了,他抬头看着那个女孩子远去的背影,不远处的山上飘浮起一缕慢慢的炊烟,那儿肯定会有人家,也肯定会有一杯暖人的奶茶,还有香甜的奶酪。

他呦过先知,向着那缕炊烟驰去。

转过一个小山包,那儿出现了一栋石头垒起的房子,房子边上是一溜的白色毡包,远处的山上白云样飘着一群羊。他凝神望着那些白色的帐篷,心里温暖而又酸楚,他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那些美丽的毡包内心就有种难忍的感动,有多少年了,他竟然没有在草原上住过一宿,他们连队全是那种制式营房,更多的是那种定居的生活,温暖但却又象是少了些什么?让他很不习惯。他从马上下来,远远地看见刚才的那匹红色骏马在一棵树桩上栓着,那个姑娘哪?他轻轻地把先知放开,先知犹豫了一下,奔到那匹红马的身边,好马总是能够迅速地识别出自己的朋友呀,他感叹着,走到那匹马的身边。这时他忽然发现那马身上竟浸着一层露珠样的血丝。他的身上还有着一缕缕的热气,那匹马一下下地踢着地面,对于先知的亲近根本就不理睬。他的手去轻抚着那马的脸,那马咴地一声长鸣,躲开了,它不安地来回踢着地面,一层草在它的蹄下飞溅。成天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马,他感到这马一定有着某种高贵的血统,因为看一匹马从马性上就可以知道它是什么样的马,而那马身上的血丝一下子就提醒了他,他想,我不会见到了那传说一样的汗血马吧?他以前只看过一些资料,那资料上说这个地方曾是当年出产天马的地方,而天马中最有名的就是汗血马了,而这马他只在资料上看过,真的汗血马他却一直无缘看到,后来有的专家还认为此种马已经绝迹。但他没想到会在这儿看到了汗血马,如果他没有认错的话。他没想到今天竟一下子看到了两种让他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