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干事却叹口气:“看出来了吧,马没有用了。野马却成了宝贝。这是个什么世界呀?我是越来越不明白了。你还是别在那里被我的胡言乱语给吓住了,我也只是一种猜测而已,一切仅供参考。你是个理想主义者,当然理想主义就是失败者的同义词。我不是说你,你也得把你的理想往边儿上放放,想想自个儿的出路吧。”看到成天又拉开了副辨论的架子,他把话头一转,说:“你老人家拿什么招呼我哪。是不是又是上回的那套,我告诉你,本人可是肉食动物。”

成天笑了,“放心吧,我去给炊事班说,咱们今天晚上宰一头羊。给你来个炖全羊。”

赵干事笑笑,说:“别是给那位司令千金接风的吧?我这人活该是个陪客的命。”

成天没有理他,到炊事班安排伙食去了。安排完,外面的暮色已经很重了,一片暗暗的钢兰色在草原上漫起,他呆看着远处的山,内心空旷,一点小小的疼痛开始漫了过来。

王青衣挣脱兰静的抱拥,带她去房间里梳洗。王青衣这才放肆地看着兰静,心里涌着一股深深的温暖。王青衣从上周就知道她要来,但没有想过来得这样快。三个多月没见,他的心里对她产生了一种深刻的依赖。兰静在镜子前往脸上施着淡状。从镜中看到王青衣直直的眼神,有些乐了。她说:“你的脸黑得我都不敢认了。“

成天走过去,深深地抱抚住兰静骨感的肩,不说话,只是用他的手慢慢地轻抚着,好象是在抚着一件工艺品。兰静一扭身钻进他的怀里,用唇搜寻着他。他的全身涨疼似地发热着。他用力地抱着兰静,呢喃着低语:“我用了三个月,想忘了你,可你一出现,我发现,自己根本就坚持不了那么久。”

兰静浑身一抖,从他的胸前把脸仰起来,说:“你竟然想忘了我?”

成天知道她领悟错了自己的意思。他看着兰静着急与生气的脸,暗自得意,他太爱看兰静生气了,兰静生气时,有种小兽般的美。那种美可能是兰静最美的是时候了,他发现这个秘密后,动不动就爱逗她。他注视着兰静的眼睛,说:“我忘掉你,是怕自己想你,否则,我会在这里呆不下去的。好了,刚才你可真大胆,你知道吗?这个镜头会被战士们咀嚼一个月,甚至半年的……”

兰静用手轻打着王青衣:“我最恨你的胆小了,可又喜欢你这种胆小,说真的,刚才看着你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的样子,我都在想,你会是那个胆子大得过天的装甲步兵连连长吗?”

“那你说我还是不是?”说完用嘴使劲地找到了兰静的唇。兰静热烈地响应着,王青衣在这方面可就不是兰静的对手了,他总以为这是个力气活,每次都干得浑身大汗,还不得要领。兰静为这取笑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