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木真失望地说:“那匹马离开了我,我在梦中好象才拥有过它。我走了一千多里路,走过了四十条小河。涉过了十八座大山,才来到了这个地方,马是我一生的靴子,可是那双靴子好象不是我的,我走不近它,它离我太远了。”

“靴子只有试过了才知道合不合适。那匹马也在寻找主人,它找的是一个好的骑手,只有天下第一的好骑手才可以骑在它的背上呀。我问你,你看清了那匹马是一种什么样子的色彩吗?”

“那匹马全身都是黑乌的紫色,只有嘴上有一丝白毛,那是一匹很纯的黑骏马哪?”铁木真在回忆中想道。

“它身上的色彩与我们看到的是一样的,可是看一匹马怎么能只看它的外表呢?你什么时候看清了它身上的色彩,你就能够把它从草原上骑走了。”那位老人转身走远了,直到与树林溶为一色。铁木真的眼睛发亮了,他想,那马应该是一种草原的本色哪,只有本色的才是最好的哪。他高兴地来到了草原上,在那个湖边他不断地喊着那匹马的名字。那匹马以前是没有名字的,现在铁木真给它取了名字,他叫那匹马钢嘎哈拉,那是草原上最贵重的名字,只有对于高贵的好马,人们才用这个名字来命名。铁木真站在湖边给那马命名的时候,想,天下都应当有名字的,他想我可以用自己的口来给天下命名了,从那一刻,这个在上古时候叫做萌古的民族,开始了对于世界的命名,而那命名竟是从一匹马开始的。那匹马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就从湖中走了出来。它浑身的水花溅湿了草原上的青草,铁木真看到,那马竟然是青紫色的,它的身上闪烁着草色的光泽。那色彩太深了,以至于那马来到他的面前时,他竟没有发现,他只看到一片青草来到了他的身边,那些草上的露珠让他想起了家乡的草地。他用手轻轻地抚着那种绿色,他发现,那种青绿正在蒸腾着一股热气。他看到了那两只与他一样的猫眼似的眼睛。他觉得自己的泪水正在慢慢地滴下来。他的眼泪如同露水似地掉进了那片湖水里。那些泪水回到了湖水里,如同回到了家一样,发出欢快的惊叫,他用手摸着那马的额头,那匹马的轮廓显现出来了,那是一匹多么美的马呀,那马身上的毛发如同用露水洗过的一样,一根根地在晨光中开始闪闪发亮。那种隐藏在血液中的纯黑开始显露出来。它第一次发现了黑色的光泽,黑色是无法在光线中出现的,但铁木真相信他看见了黑色的光。他从这匹被他命名为钢嘎哈拉的黑色骏马的眼睛中看见了。那光亮让他有些吃惊。他在吃惊中走上那马的背。他已经习惯了在光背马上四处行走。那马的背上如同温暖的故乡,软硬适中。那马跑起来就象是在飘浮的风,它是那样的轻,几乎与风的声音一样,没有任何的踪影。他看不到了时间,时间在马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