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在与自己的对话中悄然入睡。直到那匹马将他从梦中再次惊醒。

太阳开始显出了点滴的光亮,穿过云雾的光线一缕缕地掠过他的身上。雾在风中轻轻地露出点滴的空白,湖面立即生动地露出了一点面孔。成天重又拿起那只望远镜,镜头已可以捕捉到湖边,他迅速地搜索,雾色中的湖边没有任何动物出现,好象远处有一群羊在湖边行走,因为太象云了,他竟没有分辨出来。那匹马好象消失了似的,可是凭他的直觉,马仍然会按时出现,因为马的习惯与人的一样,轻易不会改变。但今天的反常让他很不安。他当然顾不了这么多,他拿出笔来,在纸上用力地描画着那马可能出现的路线,马都是忠诚的俘虏。他凭借记忆来画出那马好几次出现的路线与他去的地方,那马好象每次都在西南方向消失,它的消失与出现都让成天有些纳闷。他看着那张图发呆,图上显示那匹马出现与消失的方向好象是一个巨大的圆,那个圈太大了,也就是说,那匹马每次从湖的这一边消失,又从湖水的另外一个方向出现,它在中间好象去了一个地方。那里会不会是它晚上休息的地方,他一直都想知道那些野生的马匹休息的地方的样子,因为他无法想象这些马匹怎样度过那些他不了解的日子的每一天,也许这是个挺有意思的课题。

他从马上下来,用缰绳绊住马的前蹄,让它去周围吃草。他自己则走到湖边上,用水洗把脸,今天的雾大得有些反常。那些雾在阳光中依然是那样地浓厚。湖水上浮着层暗色的兰,那是雾水的反光。他把头伸进湖水里,那种深寒的水迅速地刺进了他的脑海,他觉得仿佛是被清洗过似的,全身打了个寒颤,他觉得真舒服,一种空空的咸受浮现了出来,脑子清醒得如同湖水。雾在湖水的上方半米左右,好象有一只手把雾拖起似的,低低地压着人的视线。湖水呈现着一种他没有见过的深暗色。显得有些浑浊与不清晰。这时他听见湖水发出轻微的震荡,一圈圈的涟琦开始散开。他看着那些好象是被某种声音震荡出的波纹,有些好奇。波纹越来越大,好象是一阵巨烈的声音发出的回声。那些波纹在震荡中显出层层的密纹。他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,那声音在湖面上如同小小的雷声,轰轰而来。成天判断了一下那声音的大致方向,好象是从湖水的上方传过来的。他听出那声音不是雷声,而更象是一个巨大的正在涌动的物体,什么东西可以发出那样的声音哪?更让他惊骇的是,那种声音正向着他的方向而来。那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声音哪?成天快速跑到刚才站立的位置。先知好象也听到了那种声音。不安地在那里趵动前蹄,但成天从它的眼里没有看出恐惧与不安,反而有种兴奋在它的眼里燃烧。他站在先知的背上向远处看去。看到极远处好象有一团浓雾在不住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