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五、那马使他受到侮辱

成天正晚倾听着那匹野马的长嘶和不安的跳动,它似乎极度不适应这种被关起来的生活。昨天他把那匹马的前蹄绊起来,用布蒙着它的眼睛,用一辆大勒勒车把它运回了营地。马在勒勒车上不安地低鸣着,可它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,那种无力感使它竟然在车上显得很安静。成天让骑兵们专门为它腾出一个马棚,同时连夜在那个马棚前用十几根木头,圈起了一个很大的跑马场。那个马场没有出口,唯一的门只面对着那个马棚。

他不知道那匹野马的精神恢复过来,会有谁可以拦住它?

野马在栏里好象一直在跳动着,它把那个拴着的马缰给扯得发出吱吱的断裂声。到了天亮时,野马终于把那根缰绳给扯断了,它咴咴地仰天长嘶一声,冲出了马棚。但很快他就被那个很大的用木头搭起的栏杆给挡住了。它不安地在栅栏里来回奔驰。它的后蹄把那些栏杆给撞得发出咣咣的响声。很多战士都冲了出来,看着那匹狂野的马发呆。通信员跑了过来,向一直在那里倾听那匹野马长啸的成天报告。成天只是懒懒地看着通信员,自语似地说:“它叫了一晚上了,这家伙可真不怕累。那匹马能不能跳过那个栏杆?”

“好象不能,它就在那里一直围着栏杆跑,疯了似的,见到人就前蹄直立起来,栏杆都被它的身子给撞坏了。”通信员带着种欣赏的口气说。

“那匹马开始吃草了吗?”

“没有,昨天喂的马料,它连动也没有动。”

“继续向它投放马料和水。你去让一排长派几个人去那里站岗,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它,也不能让人观看,野马这会儿见不得任何人,人越多,它越不安。记住,野马再撞栏杆时,不能让它受伤。”成天叮嘱。

通信员领命而去。走到门口时,忽然把身子折回来,说:“你不去看看它吗?”

“现在不。我要在野马把我忘记之前再去看它,知道那匹马现在最恨谁吗?”

“当然是你。哦,对了,军分区的车来了,今天指导员的对象要回去,你不去送一下?”通信员机灵地看了成天一眼,走了。通信员是个河北兵,今年才十六岁,天真与少年的那股稚气很招人疼,成天就把他要来连部当通信员了。成天赶紧从床上起来,洗了把脸,走了出来。兰静把东西已准备好了,正在车前与那些战士们道别,王青衣在兰静的身后,脸上挂着种淡淡的笑意。成天走到兰静的身边,说:“我还以为你会再多在这里呆几天哪。这几天我忙,也没有照顾好你,怎么现在就走……”

兰静大笑起来,说:“听你的客套话真有意思。我也许还会来的,知道刚才青衣与我去了那里吗?”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