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天停下脚步,望着远处的草原,说:“谢谢。”

“有七年了吧?那个姑娘还在你的心里那么重要?”王青衣沉吟着斟着词句。“当然我是说,一个人总不能活在过去吧?”

“我只有她一个,她是我的一生,你理解吗?”成天沙哑着说。

“当然。”王青衣觉得再与他说下去,一切只会变得更沉重。他吐了口烟,说:“早晨赵干事让那个司机捎来口信,说你给他的野马照片他已经传给了野生动物研究中心,有关专家已开始进行了研究,他们初步认定那匹马是野马,但还要对实物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后,才能认定。他们可能会于近期派人来查看实物。我让那个司机把咱们已经抓到实物的消息,带给了赵参谋。”

“我真害怕他们知道,那些动物专家们可能会让这匹野马受到伤害。知道吗,我有时候讨厌他们。”成天有些忧郁地看着草原。

王青衣觉得成天的情绪变化得太快,他会担心什么呢。他看着成天快步向远处走去。跑马场上,骑兵们正在那里练着马上劈刺,当然他们都没有骑到马上,他们都蹲着马步,档中夹着个小凳,模仿着马的前后摇晃,在那里一下下地认真地劈刺。成天把这一招叫做练腿,没有一双能把马夹住的铁腿,在马上是无法站住的,尤其是马在向前跑跃,还要用力劈刺时,王青衣练过,那味儿太难受,又太落后。他觉得最古老的最艰苦,他训练装甲兵时,每个装甲兵最无法忍受的就是夏天的闷热。他想真该把那些家伙们拉到这儿看看骑兵的训练,他们就不叫苦了。

成天走到了场中,挨个纠正那些骑兵们的动作。这时远处又传来野马的长嘶,成天的手一下子停了下来。王青衣感到,成天一直在心里想象着那匹野马。

捱到第三天,成天那颗一直悬着的心又被新的不安给碰伤了。通信员报告,野马身边的草料已堆成小山,但那匹马连嗅一下也不。水都被它踢翻了。到了晚上,稍有响动,就会引起野马极度的不安与惊恐。它的嗓音已带着难听的沙哑。兽医报告说,那马的精力正处于崩溃的边缘,野马既是不被饿死,也会被自己的不安与恐惧给吓死。也就是说,野马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,唯一办法就是让野马重回草原。成天心如刀割,他急急地走到马棚前。才三天,那匹马好象一下子消瘦了很多,披满全身的长鬃此时竟变得灰暗,没有光泽地披复在身上。它惊觉地站在那里,一双黑松石似的眼睛低闭着,远远地看去,就象是一匹负轭用的士种马骡。成天的心都给揪紧了。他走到栏杆前,伸手从通信员手中抓过一把新草,递了过去。

野马忽然睁开眼睛,似乎受到惊吓似地,呼地从他的身边掠过,那把草竟被野马碰落在地。成天把手缩回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