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格不动声色地看着那日森,他觉得跟一个喝醉了的人去讲什么都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,何况这家伙只是在那里唱歌,你又能对一个只对着自己也爱的女人唱歌的人,说什么呢?马格决定不理他,他走过去,帮着萨日娜去拦羊,羊群跑得很远了,有几只都跑得与草丛溶成了一体,看不清那些是羊,那些是草了。马格熟练地用马鞭驱赶着那几只羊向回走。萨日娜格格笑着,看他在那里赶羊,好象是在看着自己的未来。那个那日森低哑的歌声,被他们的欢乐给压倒了。他们的样子可能使那日森感到了一种气愤,他摇晃着骑上自己的那匹小白马,晃动着很大的身子向马格他们走过来。挂在他身上的马头琴不时地被他撞出轻轻的响声。那只马好象也醉了,跑起来显得有些飘浮。那日森从马上摇晃着下来,他身上的酒气一下子就扑了过来,他踉跄着走了过来,脸上长长的胡子被风给扯得乱七八糟,他的样子很可笑,但他的眼睛却燃烧着一种很深的欲望,这个可怜的男人哪,马格的心几乎软了下来,看来这家伙真的爱上了萨日娜。

那日森在他们的身边站住,他的高个子几乎挡住了阳光,马格抬起头,故意等着他说话。“你……是那个当兵的吗?就是你要把萨日娜领走吗?花儿长在草原上才美丽,而离开了草原,那花儿还是花儿吗?”他打了个饱嗝,扑通坐在了马格的身边,马格有些讨厌地把身子向一边挪挪,萨日娜则有些害怕地站了起来。那日森把手一挥,对萨日娜说:“你走开,去把那些羊群赶到远远的地方去吧,我有话与他说,男人的事,你不要在这儿看着。”

萨日娜担忧地看了马格一眼。马格点点头,她才犹豫着向前悄悄地走了,但她走了没有多远,就停下了,她远远地看着这两个男人,她害怕出事,因为草原上那些男人常常为了争一个姑娘,而去决斗。那日森长了一身的力气,他是全旗最有名的跤手,马格肯定不是他的对手。

那日森从马身上取下一个袋子,那个袋子里装着一大块煮好的羊肉,还有一个大得让人害怕的酒壶。他咚地把那个酒壶扔到了地上,抽出一把小刀,对马格说:“兄弟,我早就想与你谈谈,你是个城里的娃娃子,听说你们家富得可以卖下一千只羊,一百头牛,你为什么还要在这样一个草原上来抢我们的姑娘呢?”

“萨日娜喜欢我,我也喜欢他,你也看到了,可你为什么还要一天天地缠着萨日娜哪,我告诉你,她……她已经是我的人了,你离开她走得远远地吧,用你的歌声再去寻找一个新姑娘吧?”

“哈哈,我的兵兵哥。”那日森嘎嘎地笑了起来,边笑边用小刀从那块羊肉上削下一块,扔进了嘴里大嚼着,又饮了一大口酒。“刚才你把萨日娜剥开了,可我看到你又缩回去了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