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最关心兰骑兵的还是宝力格,他是草原上公认的最好的“拴马手”,什么马到了他手里,一调教,那些马都会如同被发掘出某种潜能似的,一下子暴发出最好的状态。拴马是骑手们的一手必修课,无鞍赛马开始前一个多月,骑手们就得把马从马群中抓来,白天拴起来,晚上放回马群让它吃半夜草。拴的时候,为了不使马在烈日下暴晒,有的骑手还会为马在草原上用木棍与破衣服搭成凉棚。白天,马除了喝清凉的井水外,一口草也不能吃。到了晚上,骑手们则将全部的马集中起来练习,从五公里开始,跑到三十公里左右。练马结束,一般在半夜,骑手们把马再放进马群,决不能用马绊把马绊在门口吃夜草,一定要放回马群,使骏马可以自由地放松四腿吃草。到了天不亮的时候,骑手们就又把这几匹马从马群中抓来拴上,整整一天不吃草,等着晚上练跑。骑手们把这种驯服过程,叫做——维依那,也就是“拴”。据说骏马能否在比赛中取胜,一半靠马本身的能力,一半靠这种拴。好的骑手一般要在这个神秘的拴的过程中,根据马本身的不同,使马瘦下来。但还可以保持好的体力,尤其是马的肚子变得细些,在赛马时不能带着自己腹中的宿草。

宝力格围着兰骑兵看了半天,不解地看着成天说:“你的马好象没有被‘拴过’吧,我看它走起来,都还没有自己的步子。这就是那匹在草原上传得神似的野马?”

成天的眼睛一直在找寻着那匹棕色的马,那匹马隐在一群马中,在低头轻舔着自己的腿。它的毛色亮汪汪的,身体适中,好象经过一年的调养,变得更有力量,也更成熟了。宝力格是它的主人,这匹马为宝力格在草原上赢来了巨大的名声,据说草原上的人们遇到生驹子难调时,一般都去找他帮忙调教。成天嘬起嘴唇,轻声打了个尖利的唿哨,兰骑兵的头瞬间扬起,继而从马群中轻盈地跑过来,依在成天的身边。成天用手抚着它的鬃发,说:“宝力格,这就是那匹你认为传得如同神似的野马。现在它已经不是了,它是我们连队的九号军马,它有个名字叫做兰骑兵。”

宝力格说:“这马太不象野马了,我听牧场上的人们说过,真正的野马与闪电一样快,它们的身材高大,嘶鸣声震荡人心……可这匹马太让人失望了,我不敢相信你想靠它来把我的红棕马跑过去……”宝力格讥讽地笑笑,话里充满着不屑。那些围观的牧人也都放肆地大笑起来。成天也跟着他们笑,仿佛是与他们一起在笑着兰骑兵似的,笑完了,骑手们都放心地离开,没来前被人传说得如同神似的野马,竟是如此,这使他们一下子就放心了,因为谁也不敢相信这样一匹如同驴似的马,会拿到第一?

成天用力地嚼着那根草,那根草的汁液苦苦地,让他的舌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