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八、草原预言

高山反应很大,才几天,她就被高原给弄得变了样子。她的嘴唇青紫着,脸被晒得发红。她戴着只大号的墨镜。只把嘴暴露在外面。看什么都是青黄色。这天,她来到了骑兵连连部。迎面遇到了王青衣,王青衣刚从训练场回来,他的身上喷发着一股多天不洗澡而发出的汗臭味,胡子很长。刘可可喜欢干净的男人,他觉得很粗糙的男人让人适合远远地欣赏,而不愿意接近。只是她发现这种男人身上的味道带着种奇怪的味觉,刚开始觉得不可忍受,但时间一长,就觉得那种味道中带着种甜味,给人一种很怪的感受。而且还有着一种奇怪的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性感。比如成天……。刘可可在心里暗藏着那个秘密,并且把那种感受收藏了起来,只供自己在独处时,偶然回味。成天此后天天派人送来半桶牛奶,让她洗脚,让她感到吃惊的是,自己脚上的肿伤三天后竟然悄悄消失,那只脚经过牛奶的洗润,也变得白嫩而润泽。她由此发现了一个秘密,牛奶竟然可以美容。此后她每天在起床后,就用一点牛奶来洗面,当然她的这种行径受到了那两位女士的怂恿。女人在美丽面前的先天性创造往往让男人自叹弗如。牛奶是从第三天开始消失的,并且从那天开始,她竟再没有见到成天,每天只有王青衣按时来她们这儿例行公事式地来一次。而那天成天的出现也只能算做是一种偶然了。刘可可把这种偶然压在心底。她身后的工作一大堆,现在任何东西对她来说,最好是一种偶然。她故意把自己按在了工作上。她这几天的事也实在太多了,兰骑兵的部分习性她们已经基本上习惯,王妃已把与顿河马交配的前期工作准备好了,但让她心里没底的是,那匹原来怀孕的红色母马,忽然流产了。那匹马离生产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刘可可她们来了之后,就开始对那匹马进行监控,试图从对那匹马的监护中,找到一些经验。但那匹马却在临产时,奇怪地流产了。王妃一直盯在那匹马的身边,她配种成功了几十种马,那些马在她的帮助下,都顺利地生产下来。但这匹红色母马的流产却让她一下子摸不着了头脑。她事先并没有什么征兆。一切正常得让人对自己产生怀疑。王妃与刘可可急了,唯一的试验与参照也失败了,她们将面临新的问题。这时刘可可忽然想到了那个神秘的老人,也许老人会告诉她一些经验。同时,她发现,自己竟有半个多月再没有见到过成天。刘可可忽然强烈地想见到他。

王青衣把手中的鞭子一扔,说:“刘小姐,你不在试验室里呆着,怎么想起来到我们这些男人们在的地方来了?”

“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哪?”刘可可用眼睛四下里寻找着什么。“就你一个人?”

王青衣故意装着不懂地说:“还能有谁?”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