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天走到那只鹰前,把那只箭用力拔下,鹰痛苦地啊啊地叫着,它的另一只翅膀拍打着地面,扇起了一股股地草尘。成天从地上抠起一把土。拔出几根绿些的草根,用力挤出那把草的草汁,与土和在一起,敷在鹰翅的伤口处。古典用力地按住那只鹰,说:“连长,你为什么只射中他的翅膀哪?”

“我们蒙古牧人有句话,叫做你想阻止鹰的飞行,就让它的翅膀停下来,但却要把它的生命留下。这只鹰还能飞起来,它的世界当然不是在地上,它在天上。三天后,它肯定就可以飞起来,重新回到天上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让它的翅膀停下来?”

“因为它从我的面前,不,它从我们的面前叼走了那只兔子。它让我感到没有尊严。”

“尊严?”古典自语似的咀嚼着那句话。

“是的。不过我喜欢这只鹰。”他忽然站起来,跨到马上,看着大家,喊道:“我忽然想起来了一种游戏,当然这种游戏也可以叫做战争,随你们如何理解。我宣布,我们这次野训的第一个课目从现在开始。”他用力地看了大家一眼,骑兵们立即从刚才的闹腾中肃静下来,仿佛有人在喊一个无声的口令似的,马匹们在骑兵们的暗示下,小心地对齐,然后成一列横队面向成天。只有王青衣有些不解地看着成天。他一直压在马队的后尾,收拢各种落后的人马。刚才马队停下来后,他就一直压在后尾,没有过来,但却看到了成天引弓射鹰的样子。他一直保持着距离,用另外一种眼光来欣赏着与自己搭挡的这个连长,他觉得这家伙竟有种让人无法说透的个人魅力。他竟然敢用一张不和道从那儿弄来的弓,射下一只大鹰,还在那里对他的士兵说是为了尊严,为了什么样的尊严呢?那不过是一种借口,用那只弓射下一只鹰,只不过是想过把瘾,他暗自微笑,对于一个可以把自己的一种冲动解释到为尊严而战的人,这个比喻太夸张了。但放在这儿却又是那样的合适。王青衣看到成天用眼睛寻找到自己,之后好象是与他商量似的说:“这个课目很特别,就是从此地开始,以各班为单位,组成一个战头小组,进行长途狩猎。每个班间隔一公里,向我们的野训地前进。我们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,目前剩下的路程还有四十三公里。我将在你们的前面等待你们,最先到达,而猎物最多的那个队将是最后的胜利者。”

骑兵们先是呆了一下,好象大家都被这个奇怪的命令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似的,但仅仅片刻,大家都狂呼起来,这道命令太刺激人,同时也一下子勾起了大家的兴趣。有几个家伙高兴得竟然把自己的帽子扔到了天上,又接住。成天用眼睛再次扫视王青衣,好象这道命令是与他商量着下的似的,同时给人一种印象,这是原来预案中早就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