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四、仿佛是危险

王青衣觉得自己忽然走进一种深刻的危险中,当然是一种下意识的感受,或者说仅仅是预感。可这种预感就够他受的了。骑兵连太不平静,或者说是成天太不平静,这个家伙几乎象一架停不下来的机器,一闲下来就开始制造出点什么声音来。他从一来到野训地后,就觉得自己的心开始悬挂了起来,无法落到实处。成天那几天仿佛处在一种极度的昂奋状态中,他每天天不亮起来,一双眼睛亮得让人发寒,脸色出人意料地晒脱了皮,一层层地,偶尔没事他就开始用手一层层地揭,脸上就开始呈现出一片红嫩的白肉,接着再次被晒黑,与脸上的黑色统一在一起,接着又是一层新的皮肤开始蜕皮,王青衣已听到下面的战士们给他一个新的外号:蛇。这个外号太妖气,但却让人感到一种骑兵们对他的态度。他们几乎与成天一起开始了蜕皮的过程。成天每天要进行二到三个课目的训练强度,而许多即兴式的训练被他当成游戏了,没有算在内。骑兵们从开始的兴奋状中脱胎,现出新的疲惫象。已经有三个战士因为缺氧休克,还有个战士一上山就开始流鼻血,血流得让人害怕,用尽了各种土洋办法均无作用。王青衣急了,急令把那个战士送往山下。才算没有酿成大事。但这已够让他心里担心的了,他觉得自已现在已无退路,只有完整地把这次训练不出任何事故地搞完,心里才可以踏实一点。

就在王青衣的担忧中,还是出事儿了。

那天晚上,天空忽然下起了冰雹,接着出人意料地打起了雷,已到了深秋了,现在那儿来的雷声呀,成天有些吃惊地跑出帐篷,半边天空被一片浓云给庶住,而另半边天空却星光闪烁,还有半轮月亮闪着银辉。冰雹在地上堆了一地,随着雷声,闪电如同一条条线形鞭子,在天空中画着瞬间的线条,那些银光如在眼前,地上的冰雹开始被闪光照亮。骑兵们都被从梦中惊醒,大家惊叫着走了出来,又把头伏下,在帐篷的边缘上看着。骑兵连的马匹都在外面拴着,闪电一亮,马匹们就开始炸窝了,它们被吓得发出咴咴的长鸣。每次闪电一亮,马匹们就开始后退,有几匹马开始相互踢打起来,拴马的马桩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。成天惊叫一声不好,就开始向前跑去,地上黑暗一片,根本就看不清路面,他跑了几步,啪地一下被绊倒在地上,成天的头嗡地一响,他用手抹了一把脸,发现粘糊糊的,估计是流血了,他咬着牙,又重新跑了过去。这时一道闪电一亮,他看清自己竟撞在了一块石头上。他用力踢了一下,又开始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。

马匹们开始不安地跳踢着,闪电不住地响着,雷声在马匹们的头上不断地炸响,军马已开始陷入极度的惊慌状态中。栓马的木桩终于被马匹们的前后跑跳给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