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阵山风吹来,他的身子有些寒意。他下意识地用双腿踢踢身边的崖壁,试图找到可以下脚的地方,崖壁上光滑得厉害,他隐隐感到手腕一阵疼痛,自己的身子一直悬在崖壁上,他不知道可以坚持多久?他的心间晃过一丝阴影,这时他的手感到了缰绳轻轻地抖动,那根绳子慢慢地向上滑动着,他吃惊地发现,自己竟然慢慢地向上被提动着。他努力让自己的身子不再晃动,双脚轻轻地试探着寻找着可以落脚的地方,他几乎用不上一点力气。兰骑兵的呼吸声越来越重,成天贴在崖壁上,几乎可以听到它强烈的心跳。成天腾出一只手,试图抓紧崖壁上偶尔突出的石头,但他失望了,崖壁光滑湿润,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。成天紧紧地把眼睛闭上,听天由命地把自己交给了兰骑兵,他在心里数着数,帮自己熬着这漫长的时间。……好象过了有很久,成天看到一道闪电亮起,他发现自己已离崖顶不远了,就在他的手边,竟然还有一棵小树。成天本能地伸出手,一把抓紧了那棵小树。那棵小树上长满了小刺,他的手一下子就给扎透了,他疼得哇地一叫,左手抓紧缰绳,右手拉着那棵小树。一点点地往上挪。兰骑兵把自己的身子后纵着,双腿紧紧地蹬着崖前突出的一块石头,它的头上已被马笼头给勒出了深深的血痕,但它的头一直高高地昂起着,它一步步地后退着,成天就在它慢慢的后退中,开始向上滑动。成天觉得时间太漫长了,他的手腕几乎麻木了。那一米多的崖壁他几乎用了半个多小时,成天的手终于触到了崖顶上的那块石头,他用力把那块石头抓紧,手中的缰绳松开了,兰骑兵定定地看着他,天色开始微明起来,成天看到,兰骑兵的眼睛充满了血丝,它的头上是深深的血痕。成天的眼睛一热。他的手上好象有股力量冒了出来,他一使劲,从崖壁下面爬了上来。他的上半身刚一接触到悬崖上平坦的地面,全身就如同瘫了似的,一下子俯在了地上,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。兰骑兵走过来,用嘴舔着他的头发,他的舌头轻轻地动着,成天觉得如同是小时候,母亲轻轻地拍打他入睡的手,他觉得自己困极了,全身好象飘浮起来似的,一下子就失去了知觉。

半个小时后,王青衣带人寻到了悬崖上,他们在微明的天际中,看到成天躺倒在地上。兰骑兵安详地站在他的身边,一动不动。它眼里含着的,好象是一滴泪。

成天与兰骑兵被运回到宿营地,他似乎进入了深睡中,到了天亮后,发起了高烧,全身一直打着抖,好象在做一个很深入的梦。他的全身都在紧张地起伏着,似乎在梦中被什么东西追赶着。他嘴里一直在说着咕哝的话,他一会儿是汉语,一会儿是蒙古话,但好几次,人们都听见了,他在喊,使点劲,兰骑兵,快点,我没有劲了。

王青衣看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