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

五十六、遥远的敬意

刘可可听到成天发高烧昏迷不醒的消息后,当即撂下了手头的活,跑到了骑兵连。成天躺在床上,他的眼睛一直深闭着,好象在被某件事所深深地困扰,眉头一直紧紧地皱着,他一直打着点滴,高烧使他失去了最初的判断力,他一会儿清醒一会儿又陷入深深的昏迷中。军医判断是由于过度的精神惊吓之后,产生的生理失调造成的。他从野训地运回来后,竟然一连三天都在昏迷中,王青衣有些急了,他对医生讲,如果高烧持续到明天,就把他后送到县医院做进一步的治疗,但医生却对他的病情不以为然,他说在连队再休养几天,肯定可以醒来,由精神上的惊吓引起的生理失调,他还是头一回听到。但他想想有道理,也就没有再坚持,只是他迅速把连里的情况,用明码电报给军分区进行了汇报,随着军分区批复发来的是一条指令:军分区通知他们,由全国较为知名的九名野生动物研究方面的专家组成的考察队,将于三日后来到山南草原,对山南的野生动物资源做一次系统的考察,当然重点是考察野马的情况,并要求骑兵连派一个班专程护送,以保证他们的安全。最后军分区指示,视成天的病情将他后送。也就是说军分区把是否送成天住院的决定权交给了王青衣。

王青衣与医生一直商量到了晚上,最后决定,还是先观察几天再说。直到第二天早晨,医生报告说,成天的高烧开始消退,但他的病情仍有些不稳,仍需做进一步的观察。王青衣才放心地睡下了。他太累了,从山上回到连里后,他就被成天的病情给弄得心神不宁,正夜失眠,没有一点睡意。直到现在,他才感到自己真累。他打着哈欠,对医生说:“我去睡一会儿,一有情况,就把我喊醒……”。王青衣刚走,刘可可就有些焦急地走了进来。刚才,古典去送兰骑兵,刘可可看到兰骑兵额上的伤,不由惊问古典发生了什么事,古典才把情况告诉了刘可可。刘可可一路上神情有些恍惚,她从前天就听说了骑兵连从野外撤了回来,她当时竟有种强烈地冲动,去见见成天,她觉得成天走后,她的心里竟然有些空落落的,好象成天的离去,一下子把她心中的某一部分给抽空了。她开始觉得挺好笑,还以为自己只是下意识地对别人有种好感哪,她有时候,为了证实自己是否真的对成天感兴趣,曾试着去想象成天的样子,但很奇怪,平时成天那种坏坏的样子,总是好象随时都可以撞进她的眼睛里去似的,但仔细一想,却发现自己竟然想不起了他的模样,好象她一想他,他就成了模糊的一团。她想,这怎么会是对一个人感兴趣哪?但她却总是在经意间又清晰地看到了他的样子,这使她很奇怪,好象成天只有在不经意中才可以看清似的。她急急地走进了成天的屋子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