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她的猜想中,成天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吓了一跳,他的眼睛猛地睁开,脸上是一种害怕到极点的样子,刘可可发现他在害怕时的样子,很动人,也很可怜,他发现男人总是在弱小时,让人感到可爱。成天的眼睛睁开后,又紧紧地闭上,他下意识地捏紧刘可可的小手,同时把脸全部都埋到了刘可可的手臂上。刘可可的手被他捏得生疼,她不由下意识地呼疼,把自己的手从成天的手中抽出。成天似乎才一下子醒了过来,他仿佛虚脱似的看着刘可可,问:“怎么是你,我……不是在山上吗?怎么在这儿?”

“唉呀,你都把我吓了一跳,你睡了三天了,简直快把人给吓死了,哦,你刚才怎么了,好象是在做一个梦吧?”

成天长长的吁一口气,说:“……好象我一直在做一个梦,那个梦太长了,我被许多的狼给追着,之后,跑到了无路可逃的地方,就开始跳到了崖下,那个崖太高,我一直向下飘浮,可就是没有终点,我好象看到了许多的东西,但没有一个人听见我的叫声,我好害怕,后来,我发现了一根长长的绳子,那绳子好长,我一把就抓住了,才没有掉下去……”

刘可可听到这儿,有些娇嗔地喊:“什么绳子呀,是我的手,瞧,你把人家的手都给捏疼了。”刘可可把自己的手伸到成天的面前,她的手通红,蒙着一层青紫,成天伸过手去,把她的手轻轻地握住,又倏然放开,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对不起,我说那根绳子怎么那么香哪,原来是你的玉手,对不起……”他的脸上浮起一层红晕。刘可可被他瞬间的脸红给打动,她心想,这个男人竟然还害羞哪?

“好了,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昏迷的吗?”

“我想起来了,我是从悬崖上爬上来的,然后一切就开始象做梦一样,我觉得自己一直在做一个梦,直到被你惊醒。我发现在梦中的一切都很真实,与生活中一样,我这三天在经历另外一种生活。可惜……”可惜什么他好象忘了似的,省略过去了。他想起什么似的,忽然问刘可可:“哦,我想起来了,兰骑兵哪?我记得自己是被它从悬崖上把我拉起来的。它竟然把我救了起来……”他的眼中闪烁着某种不可思议的光。

刘可可忍不住打断他,说:“兰骑兵身上的伤就是为了救你给拉伤的呀?今天早晨我才看到兰骑兵,它很忧郁似的,不象以前那样狂野了,我发现你们俩个经历了这么一场生死后,竟然一下子枯萎了,好象是被一种东西给压抑住了。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昏迷过去吗?医生说你是由于过度的惊吓引起的生理失调而引起的。听听,光这个病名就够让人吃惊的了。”

成天呆呆地看她一眼,忽然说:“是吗?我还以为我一直在一个梦中哪?”他把自己的身子向起来坐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