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匹马身上的真正的野性永远无法被人剥掉,我给它的不过是一种秩序而已。南老,相信我,我喜欢的只是那匹马身上这最后的一点野性。我把它驯服,仅仅是因为我喜欢它。我有与你一样的困惑,当你想把它驯服的时候,其实侵略已经开始了,我……真正担心的是,假如这个草原上真的有着更多的野马,我不知道我们的发现,会给它们带来灾难还是幸福。据我所知,当人类发现一种新的物种的时候,这种物种就离灭绝不远了。而我听说,地球上每年都有三十五种以上的物种开始灭绝。而野马,在我国已近于灭绝,至于在欧州,那里的野马早在一百年前,就开始再也看不到它们的影子了。”

南天放似乎被他的话吸引,他停下步子,缓和地说:“我明白了你一直躲着我们的原因了。谢谢你。”他的脸有些难看。“也许以后我们只能在马场与动物研究中心才可以看到它们了,这就是我们来这儿的原因。我希望从现在开始,我们可以为它们做点什么?”

成天似被老人打动。他真诚地说:“谢谢你,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位真正爱马的老人。”

刘可可一直沉静不语,她发现成天的忧郁的来源了。那种忧郁时常触动她。让她不宁。她忍不住对两位男人说:“你们太沉重了,一匹野马就让你们一下子走到了一起,我发现男人真有意思。”

南天放老人哈哈大笑:“有意思,有意思,我想有意思的不是我这个老头子吧,你这么早赶在我们的前面,不就是被野马给吸引了么?”说完,轻轻地冲刘可可挤挤眼。刘可可的脸上唰地红润了起来。成天做无意状地看着前方。对老人说:“到了,那匹马就是?”

老人闻听此言,快步走过去。兰骑兵正在安祥地吃草,听到脚步声,它敏感地抬起头,看一眼老人,接着不安地向后退着。南天放的眼睛亮了,他伸出手去,一下子就按在那马的身上,好象在量着什么,同时他还有些霸道地对兰骑兵大声地呦喝着,兰骑兵不安地在圈里后退了几步。成天看到兰骑兵额上破开的伤口,已经开始长合,只有一点点的瘢痕。老人远远的看一眼,说:“这是真的,是真的……”眼中竟然闪出一片泪光。同时他的身子不安地摇晃着。

成天上前扶住他。他无言地挥挥手,说:“我想安静地呆在这儿,看一看这匹马……”

成天与刘可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转身离去。俩人走出马棚,刘可可说:“老人真有意思。听说他为了找到野马,一生竟然没有结婚,我觉得很可笑,可老人来了后,我才发现,一个人的理想,可能会让一个人失去对其他东西的欲望。”

“野马总是可以吸引无数人的目光,这可能才是它的悲剧哪。”成天又扯起一根草,在嘴里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