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天悄然退出,他不想打扰一个老骑兵对马的亲近。

片刻,他看到兰副司令牵着兰骑兵走了出来。他仿佛早就看到成天似的,说:“你也去备一匹马,我想去看看一个地方。“

成天担忧地看看满天的雪花,他的心里一动,他会去那里哪?在这样的一个雪天,他想去什么地方,他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。但却不能肯定,他无法明白一个老骑兵的另外的心态,何况他无法去想象,兰副司令竟然会在这样一个雪天,骑马,只这一条,就够让他吃惊的了。他有些不安地说:“这雪下得太大了,等明天天气好了,再去行吗?”其实他是想说,那匹兰骑兵你骑着安全吗?但他嗫嚅了半天,终于没有再说出来。

兰副司令没有回答,径自向前走去。成天从马棚里挑了一匹马,是马格的那匹‘黄飞鸿’,自从马格走了后,就再也没有人骑过它。成天在把它从马棚里牵出来时,它兴奋的在地上刨着前蹄,不时地打着响鼻。兰副司令看到他从马棚里出来,身子轻盈地跨上马背,很奇怪,兰骑兵竟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安。兰副司令刚一坐稳,兰骑兵就兴奋地撞破雪花,哗哗地奔驰着向前而去。

雪花很快就淹没了兰副司令,他好象对这一带很熟悉,既是在雪中,他竟然也能把路看得很清楚。成天跟在兰副司令的后面,他看不清兰副司令的表情,但却可以看到那在雪花中跳动的背影,那个背影一直低伏在马背上,成天看着看着,就有些模湖,他总是不能把他与那个他想象与传说中的老骑兵连长连在一起。那个人的一切由于时间太远,已经变得有些不太真实了,仿佛那个人只是生活在传说里,而不是现实中。

大雪开始把草原淹没了,黄色的草丛消失在了白色中,远处的大地偶尔露出点滴山的形状,而那些山仿佛也是被雪堆起来的,只呈现着一种山的外形。成天从方位上看出来,前面好象就是那个骑兵师的马坟场。他的心中一动,他来这里,是来向那匹闪电告别吗?

他下意识地把马一打,“黄飞鸿”飞速赶上兰副司令,兰副司令如同一个雪人,他的眉毛上结着一层冰花。兰副司令没有回头,只是把马放慢,兰骑兵的头一直向前猛挣着,它似乎对雪花有着种神秘的好奇,它一直想追上那些永远也看不到尽头的雪花。只是雪花越追越多,多得仿佛是走不完的路程。

兰副司令在走到山前时,从马上下来,他牵着马向前走。雪都被风吹到了山坡上,积了很厚的一层,他走得很慢,喘着粗气。成天也下马,跟随兰副司令前行,他一直跟在他的后面一米左右,保持着一种距离,他不想在此去碰撞一个老人对于一匹马的亲近,尽管这种告别让他的内心充满一种难言的痛楚,但他发现,自己可能被那些过多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