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十八、钢嘎哈拉

十三岁的少年铁木真开始了他的梦游般的寻找马的生活。

那匹马在什么地方他一直没有见过,他相信梦中所见到的必然会在他的眼中出现。他只是沿着斡南河向东走着,那里的部落真多,他见到他一生中最大的山,还知道了在草原的外面有着很大的国家与人民,他开始了发现另外一个世界的开始,那些世界大得如同望不到尽头的星空,星空有多大,天就有多大吧?他发现了通往世界的另外一种人生。他好象记得自己走了很久,才走到一座巨大的高山前面,那座山上的树木多得如同绿草,它起伏的样子挡住了他那双美丽的猫眼,直到很久,才有人发现了这个秘密,铁木真有着与别人不一样的猫眼石似的宝玉眼睛。那双眼睛可以在夜里看清我们无法走过去的路。他站在山下,透过那些树木的空白找到了他的路线,在那座山上,他的那匹黄色的骒马的马鬃被树枝给挂掉了,那匹无鞍的光背马的双蹄已磨出了血,可是那匹马还是没有出现。铁木真用了十天的时间从那座山走过去了,他发现那山大得让人都快失去了希望,那会儿那山叫做大青山。望着那座山大得找不出形状的样子,他用已经散了丝线的马鞭指着那山说,我要是可以统治你,你就是马鬃山。那山在他的马鞭一指后的三十年后,被他命名为此山。山上还长着一种很好看的马鬃样的马尾松,当地人说那是那匹光背骒马的马鬃长成的。

走过了那座山,铁木真看到了一条河,那条河大得如一条传说中的巨龙,他的马已经累得走不动了,在河边他望着对岸发呆。那匹马很可能只是一个幻觉,他几乎快对那匹马失去信心了,他望着身后,身后没有任何退路,铁木真觉得这很象是他的人生。那会儿十三岁的铁木真已经变得铁石心肠,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那样的训练。父亲也速该被人害死,他们孤母四处让人欺负。他意识到一匹马不能容纳两个骑手,就用箭射死了同父异母的兄弟。走上这条路的那一天,他就明白自己只有向前走了,因为他走过的路,全部消失了踪影。他只有方向没有留下自己的道路。这就是他的人生。他带的干粮只剩下了一点残渣,他把那点残渣给了那匹光背骒马。马已经太老了,它觉得那马走路的时候,全身都在抖动。他可以感受到一匹马变老的过程。他对着天开始了祈求,可是天永远不会答应他的。他在那条大河前感悟到,天就是自己,自己就是天。只有自己才可以成为天的哪。他喝了一口水,吃了一把青草,他想,马可以以草为食,走了这样远的路,人难道不可以走到那些人生的前面。他骑在那匹马上,就走向了河边,他不想让任何东西挡住自己的路。马在水里如同一条船,稳稳地渡过了河去。他看到对岸有个老太太,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最后的骑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918玩小说只为原作者师永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永刚并收藏最后的骑兵最新章节最后的标本(2)